一颗大石榴

想你了


突然想你了


一直很想你

摘纪录:

我吓唬他要分手,他一边看足球一边哼哼哈哈地说:“分吧分吧,东西和钱都归你,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上我就行。”
—— 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感谢推荐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先生的肩上了……”

“若是先生撑了伞呢?”

“那就落在先生的红伞上,静载一路的月光。”

“若是先生将雪拂去……”

“那就任他拂去,能在他的手掌上停留一刻,便足矣。”




我很甜我很甜我很甜!!!!


是我本人了

小歌与松鼠:

天爷这也太惨了吧……

悖悖论:

明年年底就要三十了,十分恐慌

感觉我现在是20与30的叠加态

不完全汇总吧

主要是现在懒了orz

关于德国和墨西哥赛后的xjb乱写

1.
对,德国队输了,我知道。
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所以,各路颜饭冠军粉,对,这不是你们喜欢的战无不胜的球队、长得帅还会踢球的男模队,请你们打包好赶紧走,或者,和那些键盘侠营销号一样喷我们。我无所谓。
毕竟,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从一生红蓝转身就变成了忠于纯白,在西班牙王朝建立时欢呼,又在它走下神坛时嬉闹。
毕竟,这是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啊。全世界都在蹭它的热度,没有理由,没有目的(如果该死的蹭热度也算得上目的!)。当世界杯变成了吃瓜(吃鸡爪、吃小龙虾),那么凑热闹、妄下定论等这种道德上不被推崇但在网民群体中广泛存在的行为出现在足球里似乎也无可厚非了吧。

但是,我还是想说,蹭世界杯热度,挺恶心的。
我就是恶心。
蹭热度对我这种佛系到能够端白开看世界杯的人来说太恶心了!
世界杯是什么?
四年一次的热度,一个月的生理钟紊乱,啤酒西瓜小龙虾,睁不开的睡眼和爆不完的痘。
三十二支球队,看不完的营销文,怼不完的喷子(不知道为什么,包括我在那的所有人,瞬间把自己推上了道德的至高点,理直气壮地讽刺所有人),一肚子火。

史铁生说,世界杯是一场闹剧,三十二支球队聚集在德国,一场场比赛、淘汰,最终角逐出一个冠军,不过如此而已。就像父母等待孩子回来举办一场盛宴,然后再把他们一个个送走,末了,又是孤独两人罢了。热闹的是他们。
热闹的是他们啊。
热闹的明明是他们啊。
热闹的明明只是他们啊。

我们,何必呢?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我说的是,
我很感谢这场输球,它给我避免了很多后患。
不,我想说的其实是,
如果你认真看到了这里,并有信心继续爱德国队爱下去,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天堂或地狱都坦诚而纯粹地爱着,那好,我会在世界的另一端,或是你的身旁,冲你笑,再给你一个拥抱。
——至少我们算是志同了吧。

2.
我知道,德国队输了。
望周知。

不是发脾气,也不难过。
陈述事实而已。

也算是马马虎虎看过一点球的人了吧,
16年 拜仁因净胜球不能晋级决赛时,我从不知所措哭到不能自已。
18年 拜仁欧冠输皇马时,我试图强忍眼泪,却还是失败了,一个人哭,却哭得畅快淋漓。
有人在今年欧冠后写到,如果每一次哭泣都是一次成长,那么下一次,他(基米希)一定可以无坚不摧。
基米希是不是无坚不摧我不知道,他的防守现在不是
但我会是。
长这么大了,终于还是把自己长成了少年无谓岁月长的样子,挺不好的。
挺好的。

3.
诺伊尔上次这样无谓地冲出禁区
似乎还是2012年
欧洲杯,意大利

那时候的德意志战车,大家大家都在,最强,最年轻,最肆意美好。现在呢?有些人回来了,但他们回不来了。

他冲得出禁区,过得了中场,却冲不出岁月,过不了对方球门。

我们最终还是向现实屈服了。

喊楼

今天份的地质博物馆没有开门
于是
便有了浅层板岩上散落的樱花
重晶矿旁枯萎着的山茶
桥墩上的爬山虎和桥梁下的三叶草
空白的社会主义宣传栏和手绘的木质高压电站保护栏
以及
故地重游的看客

今天的天空

没有“今天份”这个概念 不存在的

开学一个月,累得说不出话……每天九节课写作业写到十二点第二天还要六点半起床心平气和的背单词上课不能睡过去知识点一遍就过鬼知道会错过什么下课都在背文言刷教辅刷作业不然作业又会写不完

你看我现在说话都可以像托马斯一样不带标点了呢要不要来试一试呢



高中必刷题高考必刷题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遍过5·3题霸考点步步高advance

多么希望这是高二错误的打开方式 哭泣

超sad啊啊啊

然而还是要热爱学习